k频道菠萝蜜app免费下载

三问第三日。

封青岩因三问而名起,亦因三问而人烦。

因为这声名鹊起的三问,不少学子慕名而来,希望能聆听封琴师出尘脱俗的琴音。甚至,还有一些学子请求指点……

因为方忘的确因三问而有所悟,很快就能够入七品之境。

这是方忘亲口所言。

因而三问被传得更神乎了。

在木屋专心读书的封青岩,看到外面数十个目光灼热的学子,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还请封兄出来一见。”

“还请封兄抚一曲,让吾等大饱耳福。”

“在下好琴,习琴已有数年,却始终习不得其法,还请封兄指点一二,感激万分。”

封青岩听到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十分无语看着屋顶。

若是自己出去说不懂琴,大家请回吧,必定会遭学子破口大骂,说封三问瞧不起人,不屑于与诸学子论琴……

花环少女清新时分无比秀美

三问压八品琴士的琴师,竟然拿不懂琴来搪塞诸学子,这不是蔑视与戏弄,还能是什么?

若真这样,名声就毁了。

“周兄,若我出去与诸学子说不懂琴,会不会遭群殴?”封青岩无奈看着周昌说。

“我看封兄可以试试。”

周昌有些幸灾乐祸,接着有些不解说:“昌实在想不明,封兄为何要继续隐藏下去,难道有难言之隐?”

封青岩眼前一亮,沉吟一下就点头。

周昌愣了愣,不再问。

这时封青岩整理一下衣冠就准备出去,周昌惊诧说:“封兄不怕被打?”

“怕啊。”封青岩笑了一下。

“那封兄还出去?”周昌不解,说:“只需躲两日即可,学子最多说封兄高傲而已。”

“躲,不是办法。”

封青岩摇摇头,说:“况且,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周昌不再说什么,倒有些好奇封青岩会如何解决。

木屋外。

“封兄出来。”

“封兄,还请弹奏一曲。”

木屋外学子见到大门打开,封青岩从里面走出来,颇有些兴奋说,眼睛里充满期待。

“青岩,见过诸位。”

封青岩对着众学子恭敬一礼,学子不敢托大,亦回礼。

“青岩年少时曾口出狂言,立誓不为琴君,不与人论琴。”这时封青岩保持微微一礼,继续说:“虽是年少轻狂之言,但青岩一生不敢忘,亦一生铭记于心,常以此鞭策自己,还请诸位见谅。”

众人愕然不已。

这的确是口出狂言,以及没有想到还有此誓。

不过,谁无年少轻狂之时?倒是理解,内心亦有些佩服封三问。因为年少轻狂之言,到现在还铭记于心,不敢有丝毫之忘。

“不为琴君,不与人论琴,此乃大志也。”

有学子忍不住感叹,对封青岩一礼说:“在下实在佩服封兄,年少之时竟有如此大志。吾年少时,还在下河上树,与封兄一比,真是羞煞于人,吾不如也。”

“封兄年少大志,吾等佩服!”

不少学子闻言佩服不已,并没有真觉得是口出狂言,只觉得是“虽年少,却有大志”,乃是天才少年的表现。

但亦有学子说,封青岩口出狂言,琴君岂是谁能成?

不过却被学子破口大骂,难道习琴不是立志成为名满天下的琴君,难道是成为连品都没有入的琴童?

这是胸无大志!

众人羞于与之为伍。

“待吾为琴君之时,便是与诸位论道之日。”封青岩恭敬一礼说。

“祝封兄早日成为琴君。”有学子回礼说。

“封兄他日必为琴君。”有学子高声道,“还望封兄为琴君之时,不忘今日吾等学子。”

此时诸学子便无法出言,请封青岩抚琴或指点琴艺了。

逼人破誓,乃是大忌。

片刻间,众学子便尽离去,还带着封青岩的琴君之志。

“不为琴君,不与人论琴,封兄年少之志,实在让昌佩服。”周昌同样惊叹不已,怪不得封兄如此出尘脱俗,原来年少之时就异于常人。

“不过年少轻狂之言,让周兄见笑了。”

封青岩谦虚说,但内心却有一谎出十谎圆的感觉。

在诸学子回去后,封三问的年少之志和年少之誓,又开始在诸学子中流传起来,让众多学子佩服不已。

“不为琴君,不与人论琴,大志也!”

在亳城饮酒作乐时,有学子喝高了大喊佩服封三问年少之志。

而刘凌听到年少之志,则十分不屑,这算什么大志?还有,什么“待吾为琴君之时,便是与诸位论道之日”倒是说得好听,但是琴君岂有那么容易?

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不过,身为琴童的朱雁和琴艺不差的赫连山,闻言倒是有些佩服。

“公子,若是那个封青岩根本不懂琴,故意编出什么年少之志,意为逃避与人论琴呢?”

刘凌脑洞大开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你以为别人都与你这般不堪?”朱雁蹙着眉头说。

“凌,不可人后毁谤。”赫连山有不悦说,“虽然吾等与此人颇有误会,但他年少之志,亦值得吾等学习。”

他看了一眼刘凌,又说:“日后少与人斗棋。天下棋高者,不知几何,当如封兄般潜心学习。”

刘凌不情不愿点头。

“刘凌,这是公子为你好。”边星忍不住说,“棋不精者,一怒与人斗棋,则有可能身败名裂,不可儿戏!”

至于封青岩,终于可静心读书了。

不过,他内心的担忧越来越强烈,因为三日后便是吸引天下目光的书院大考,会有无数大人物前来观礼。

而这三天,亦会有无数精英学子从外地赶来……

学子的竟然无比激烈。

第二天,封青岩找到周昌,详细询问书院大考有何些科目,看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科目。周昌知无不言,最后说:“不过,最令人期待的乃是‘太平有象’,天下人为之瞩目。”

“何是太平有象?”封青岩好奇问。

“太平有象,可称文才!文才为一升者,皆可入书院。”周昌说,目光中隐隐有些期待,“但是,文才为一升者,于学子之中少之又少。而敢去称文才者,皆是天下英才,亦欲以此名动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