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演员表

;r /

田不易眼神怪异的看着一脸坚决的张小凡,“你连人选都不问问吗?”;r /

;r /

对于张小凡心中的人,田不易还是有些猜测的,当初那魔教小妖女肯为了这个憨货闯入玉清殿,这两人之间若说没有私情,他自戳双眼。;r /

;r /

张小凡涨红了脸,“无论是谁”刚刚张开口,张小凡突然怔住,这情形好像不太对啊,往常这个时候,师父不是应该立马拍桌而起,请出戒尺了吗。;r /

;r /

怎么今天倒像是在看戏似的。;r /

;r /

“师父,那新娘是”张小凡试探的念着。;r /

;r /

“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能有这个面子,请动灵尊亲自出马见证此事?”田不易引导着他朝通天峰望了望。;r /

脸蛋白嫩少女

;r /

张小凡愕然的望向田不易,却遭到他一个白眼的回应,“别看我,我才没这个面子呢。”别说面子了,他要是跟灵尊说这种事,怕是都说不完就会被丢出来,里子都保不住。;r /

;r /

张小凡恍然醒悟,师傅都不可能,“莫非是碧瑶?”能有这份情面的,如今怕也只有随侍在灵尊身边的碧瑶吧。;r /

;r /

这些年,他虽然远在蛮荒,却也从商旅和过往的修士口中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些碧瑶的传奇,跟随灵尊,整顿鬼王宗,掌管青云书院,堪称青云门外门弟子隐形的主管者,权势荣耀之盛,冠绝天下。;r /

;r /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最前面的一条,她跟在灵尊身旁,这么些年下来,与灵尊之间的私人关系怕是比道玄掌门还要好。;r /

;r /

“如何,还要退婚吗,你如果真的铁了心的话,本座也可以带你去面见灵尊亲谈。”田不易没有正面的回答张小凡的问题,但那道调笑的声音里,一切尽在不言之中。;r /

;r /

张小凡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的晕乎乎的,都快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本来腹中还躺着千谋万计的谋划,想着无论用怎样的手段,也要让青云门的高层,特别是师父同意他迎娶碧瑶。;r /

;r /

没想到这些阻碍早已被扫平了,他根本什么都不用做。;r /

;r /

“好了,回去等着做新郎官吧,那丫头改邪归正,也算是善莫大焉。有灵尊在其身后为她撑着排场,你可不能怠慢了她。”到了最后,田不易还是叮嘱道,说到底不给碧瑶面子,也得给她身后的灵尊面子。;r /

;r /

说完,他就背着手走开了,唯留呆滞的张小凡留在原地,还不肯相信幸福来得那么容易。至于田不易最后一句话,鬼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r /

;r /

;r /

;r /

凛月中旬,离水麒麟的飞升大典还有半个多月时间,慵懒安静的青云门一反常态的忙碌热闹了起来。;r /

a

;;r /

大红绸缎从桃花潭牵到玉清殿,又铺至大竹峰,烈焰红绫染红了大半个青云门。;r /

;r /

无数宾客拜山而来,倒成了盛宴的宾客。;r /

;r /

桃花潭旁边有一座小屋,就是简单地用木材垒了起来,并未做多的雕饰,简单朴素。这是碧瑶的住处,她伴在水麒麟身边,但是小姑娘总不能日日餐风露宿吧,水麒麟便命人为她修建了这座小屋,当做碧瑶的临时落脚之处。;r /

;r /

屋内,同样的红绫密布,就是窗户、门板上都贴上了“囍”字剪纸,彻底化作喜庆的世界。;r /

;r /

碧瑶坐在梳妆镜前,乌黑的秀发被盘成一团,历来爱穿的一身绿衣不知丢到了何处,换上了亮堂堂、灼眼的大红喜袍。;r /

;r /

一群人跟着忙前忙后,进进出出的,唯有昔日的朱雀护法——幽姬站在碧瑶的身后,手拿胭脂静静的为她补妆。;r /

;r /

有人举着托盘将一顶耀眼精巧的凤冠送来,幽姬伸手将其接过,看着镜子中千娇百媚的少女,幽姬无声的叹息一声,一转眼那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也到了嫁人的时候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r /

;r /

想着,手中的动作不慢,巧夺天工的凤冠被她稳稳地戴到了碧瑶的头上。;r /

;r /

碧瑶注意到幽姬的失意,不由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幽姨。”;r /

;r /

幽姬笑了笑,宽慰的说,“没事,只是没想到我们的小碧瑶都要嫁人了,在姨心里,你还停留在那个抱着我的大腿要麦芽糖的样子呢。”;r /

;r /

“姨,我自会长大的。”碧瑶明丽的笑了,这一笑如百花绽放,明亮的烛火都在这一笑之中失了颜色。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r /

;r /

喜服下的碧瑶,挂着女人最幸福的笑,她那绝美的容貌也终于在今日尽显无疑。;r /

;r /

“要是你娘能看见你今天穿着嫁衣的样子,一定特别欣慰,特别开心。”幽姬忽的想起狐岐山上那个同样容貌绝世,温柔娴静的女子,即便她是一个女人都难以忘记她的缥缈风姿,若是世间有什么美人榜,她必定名列前茅。;r /

;r /

碧瑶眼睛里的光彩一暗,她母亲去世时,她已不是不知事的年纪,对于那个存在记忆深处的温暖女子,她唯有永远的思念和愧疚。;r /

;r /

看着碧瑶迅速低落下去的情绪,幽姬心里连骂自己说话不分场合,怎么就没个遮拦,什么话都往外冒。;r /

;r /

赶紧转移话题,“嗨,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干嘛,来瑶儿,看看你这喜服多好看,看这绣工,当真是幽姨这么多年见过的最好的了”;r /

;r /

;r /

;r /

另一头,大竹峰上可比桃花潭喧闹多了,小小的房间里,一群人围着新郎官,叽叽喳喳的好似麻雀吵架一样,多的分不清谁是谁的声音。;r /

;r /

“没想到啊,小凡,当初都以为会是大师兄最先成家,结果竟是你这个老幺不声不响的抱得美人归了。”;r /

;r /

“就是,就是,看起来老老实实,闷得像块木头一样,但是哄女孩子有一手啊。”;r /

;r /

“是啊,有什么经验快传授一下,你的几位师兄可还单着呢。”;r /

;r /

“我们这弟媳妇可真是罕见的人间仙子啊,你竟然能让人家白白等你这么多年,今天不说个一二三出来,可脱不了身。”;r /

;r /

一群人嬉嬉闹闹的,张小凡被他们夹在中间属实哭笑不得,这些问题一看就是他的那些师兄使坏来的,他怎么回答的上。;r /

;r /

况且他也确实答不上,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鬼王宗宗主的掌上明珠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他这个锯嘴葫芦,怎么传授经验。或许,真的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张小凡在心中嗤笑的想。;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