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影片

孤竹域界中。

此刻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状态。

域界的四周,乃是禁忌气息犹如汹涌的大海般,天地且化为无比混乱的混沌状态。但是,在域界的南部,随着白衣身影的走去,却变得风平浪静起来。

恐怖的禁忌气息被镇压,犹如平静如镜的湖面般。

无比混乱的混沌状态,亦渐渐化为静止般的混沌状态,犹如古怪的黑暗虚空。

在封青岩的身后。

五道贯穿时空的伟岸身影,边看边静静跟着,并没有贸然出手。即使他们联手,亦不一定是禁忌的对手,反而有可能被反杀,他们还在等其他帝境的到来……

但是。

在其他帝境还没有到来时。

他们却发现神秘的存在,似乎要一人镇压禁忌般。

一人镇压禁忌,不是不可能,传说在太古和远古时代,就有一人镇压过禁忌。

这,并不是传说中的皇境,而是帝境。

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

但是。

这帝境颇有不同。

一般的帝境,称之为大帝,但是这个“帝境”,却是称之为天帝,战力无比恐怖。

有人说。

其实天帝就是传说中的造化圣皇。

但是,天帝不懂造化,除了战力比大帝恐怖外,与大帝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所以,绝大部分的帝境都认为,天帝并不是造化圣皇,只能说是圆满的帝境。

不对!

天帝并不是圆满的帝境。

天帝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帝境,并没有圆满与不圆满之说。

而现在的大帝,或者说从古到今,绝大部分的大帝,都不清楚大帝与天帝有何不同。

因为他们亦难以接触到天帝。

虽然天帝并不算是传说中的存在,不像传说中的造化圣皇般,根本就无迹可寻。

但是,也无比罕见。

或许从古到今,所诞生过的天帝,都是屈指可数。

这样,他们自然不清楚天帝,不清楚天帝到底是什么境界,具体与大帝有什么不同。

他们只知道。

天帝的战力无比恐怖,远远超出大帝。

传言,曾经就有天帝独自镇压禁忌,说明了,天帝的战力,至少相当于十名大帝……

所以。

在他们看到白衣人,似乎要一人镇压禁忌时,就联想到传说中的天帝。

虽然天帝曾经存在过,独尊一个时代,但是现在,对于他们来说,与传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他们不会认为,白衣人就是传说中的天帝,更不会认为是传说中的造化圣皇。

但是。

若不是传说中的天帝与圣皇,白衣人凭什么镇压禁忌?

凭断魂绝梦禁地?

可是。

这只是断魂绝梦禁地的其中一小片云彩。

所以此刻,他们更想知道白衣人的身份,而不是去镇压禁忌。禁忌何时都能镇压,但白衣人却不同……

他们曾经猜测过,断魂绝梦禁地的来历。

或许有四种可能。

一,与造化圣皇有关。

二,与天帝有关。

三,与禁忌有关。

四,未知。

但是。

断魂绝梦禁地的可怕,有些超出他们的想象,就连帝境进入都是有去无回。

所以,天帝与禁忌所造成的禁地,不应该那么恐怖。

一和四的可能更大。

当然,凡事无绝对,不能排除天帝与禁忌,或许是禁忌的诞生之地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

“这人,应该是从断魂绝梦死地中走出。”

一名大帝沉吟片刻道,隐约感受到封青岩身上的气息,似乎与其他生灵有些不同。似乎身上,有种淡淡的,还没有彻底散去的,笼罩着神秘的梦幻般气息。

断魂绝梦死地最大的特点,就是神秘的梦幻气息。

一般很好辨认。

“身上的梦幻气息,还没有彻底散去。”

有大帝点头,认真审视着封青岩的身影,颇有些诧异说:“应该从断魂绝梦中走出还没有多久,想不到啊,断魂绝梦死地里,居然有生灵……”

“这不奇怪,早就应该猜到了。”

“不过,区区的冥士境,是如何镇压禁忌气息?”

这时,有大帝忍不住疑惑道,眉头微微蹙起来,心里满是不解,“他身上,散发着从来没有过的气息,不仅仅镇压了禁忌气息,还镇压了混乱的混沌,让混沌平静下来……”

“这是什么力量?”

“梦幻之力?”

“不是。”

“仔细感受起来,有些像是信仰之力,但是与信仰之力,又颇有不同,很是古怪……”

“这么说起来,的确有些像信仰之力,但的确不是信仰之力。”

“看不清……”

随着时间的过去,静静跟在身后的五尊大帝,心里越来越奇怪了。不过,他们并没有贸然上前,亦没有出声询问,或者是打扰,想要静静跟在后面,暂且看着。

其实对于断魂绝梦的云彩,他们亦颇有些心动。

或许可以通过云彩,研究出断魂绝梦禁地的来历、作用等,但是抢云彩,就要做好面对断魂绝梦禁地的报复。

谁知道抢了云彩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心动不等于敢抢。

特别是有族人的大帝,例如十大霸族等。

虽然说,独狼大帝没有那么多顾虑,但不是说想抢便能抢,就敢抢,还得要考虑惹怒断魂绝梦禁地的后果。

还有,这值不值得?

只是为了一小片云彩,就去得罪断魂绝梦禁地?

这对绝大部分大帝来说,都是不值得。

没有必要。

这就是他们静静跟着后面的缘故。

而且,他们还想通过白衣人,来探究断魂绝梦禁地的情况。

虽然他们猜测白衣人,乃是从断魂绝梦禁地走出,但是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最主要的是,白衣人是凭什么镇压禁忌气息。

这似乎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他们以前并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

这就是值得观察了。

只是小小的冥士境,凭着全新的力量,就可镇压禁忌气息,甚至有胆量去镇压禁忌。

这就值得揣摩了。

所以他们猜,或许与造化圣皇有关。

“这的确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力量。”有大帝蹙着眉头道,但是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对,“虽然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力量,但应该不是造化之力。”

“若是造化之力,不应该是这样。”

“这力量与造化没有关系。”

虽然他们不知道此是什么力量,但有七八分的肯定,不是传说中的造化之力。

既然是造化之力,自然与造化有关。

但是,他们感受不到丝毫的造化,如何会是造化之力?

随着时间的过去。

封青岩距离那一界越来越近了。

虽然原本的天地,早已经化为混沌,无比混乱,几乎可以绞杀一切。但是,有愿力与云彩在,根本没有丝毫的难度。

云彩开路,愿力镇压。

他如同踏在平静的虚空中一样。

而随着他走近,似乎混沌深处的禁忌,亦隐隐约约感受到他的存在,渐渐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它在疯狂挣扎,拉扯着锁在蹄上的锁链。

锁链乌黑,闪烁着淡淡的寒光,刻满神秘的符文,符文散发着神秘的气息,交织着可怕的力量。

这让禁忌一时之间无法扯断。

嗷——

此刻禁忌仰天大吼。

浑身布满黑毛的躯体,随着它的吼声,变得越来越大了。而且,粗长的黑毛肆意飞扬,不断地搅动混沌,使得混沌更加混乱。

怒吼从混沌深处传出,便孤竹域界大震起来。

孤竹域界已经没有了天宇,没有大地,只见到一圈圈恐怖的声波,正从混沌深处扩散而去。

当声波扩散到孤竹域界外时,四周的天地纷纷崩溃。

西王和东月两域界,不少天地被禁忌怒吼震碎,迅速化为混沌状态。北户域界因为前有封青岩的镇压,倒是削弱了怒吼,但是天地亦在剧烈震动,令边界上的圣境骇然不已。

他们骇然,不是因为怒吼令天地震荡,而是禁忌怒吼的本身。

他们感受到灵魂犹如被撕裂般。

不少圣境承受不起。

七孔流血。

北户域界北边的天地,无数生灵在怒吼下崩溃,躯体纷纷化为纯粹的魂气。幸好封青岩在前面镇住了,北户域界的生灵,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但是西王、东月,以及极北域界,则遭受可怕的重创。

一声怒吼之下。

西王和东月两域界,将近三分之一的生灵死去。

这让跟在后面的五尊大帝大皱眉头,毕竟如此多的生灵死去,他们亦有些不忍……

他们想出手。

但是,时机还没有到,不能打草惊蛇。

若不是封青岩的存在,他们甚至不会进入四荒域界,而是一直在外面等着,等到诸位大帝到齐才会出手。

一出手就摧枯拉朽,以最短的时间镇压禁忌。

此刻他们跟在封青岩的身后,并没有太过担心禁忌会发现他们,并不是他们隐藏得很好,而是白衣人太过耀眼了。

犹如黑夜里的明灯。

他们只是明火后面的小火星而已。

禁忌如何会注意到他们?

嗷——

片刻后。

一声可怕的怒吼,再次从混沌深处传出,恐怖的声波扩散而去,令天地疯狂崩溃……

大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们觉得,一直跟着亦不是办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禁忌,毁灭了四荒域界吧?

“一人护住一域?”有大帝沉吟一下道,“若是吾等不出手,恐怕用不了多久,四荒域界就彻底毁了。从远古到现在,四荒域界好不容易恢复生机,再次让禁忌毁了,不妥……”

“好。”

有大帝点头。

“四荒域界被毁了,不知道多久年后,才能够恢复过来。”

说完,五尊大帝正要分散而去,准备护住四周的域界,但在此时,第三次怒吼从混沌深处传来……

这越来越明白的焦急,让五尊大帝都有些诧异起来。

禁忌急了?

禁忌为何急了?

是因为感受到他们的到来?

他们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的确是认为禁忌,感受到他们的到来,所以焦急了。

但是,想到才来了五尊大帝,禁忌不可能如此焦急。

五尊大帝还不一定是禁忌的对手。

禁忌用得焦急吗?

那么禁忌焦急不是因他们,而是有可能因为白衣人。

此时他们忍不住,再次看向前方踏空而去的白衣人,微蹙眉头的脸上,浮现疑惑神色。

禁忌是在怕他?

他们的眉头紧蹙起来。

虽然天帝可单独镇压禁忌,但是禁忌并没有怕过天帝。

即使白衣人有可能镇压禁忌,禁忌亦应该不惧才对,但现在似乎有些惧怕了。

为何?

“现在都快一个月过去了,为何禁忌还逗留在孤竹域界?”有大帝突然想到什么就诧异道,“难道说,禁忌并没有真正挣脱封印?现在还被镇压着,并没有彻底脱身?因为吾等的到来,就急了?”

“这倒是有几分道理。”

有大帝点头。

“禁忌一直在孤竹域界,甚至没有动过……”

有大帝思索着,就道:“这说明很有可能,还没有彻底挣脱封印。那么现在正是最好的镇压时机,若是等它彻底挣脱封印,恐怕不易镇压啊。”

“它,越来越焦急了。”

“这怒吼,的确说明它并没彻底挣脱封印,封印还有可能,封印着它不少力量。”

“那么杀上去?”

“不等了?”

此刻五尊大帝沉默下来。

“先去看看,若是禁忌还没有彻底挣脱封印,就立即出手镇压。”有大帝沉默片刻道,“若是挣脱了封印,就再等等,不急着一时……”

“好!”

他们没有再多言,迅速追上去。

此刻封青岩通过云彩和愿力,快要来到混沌深处。

正因如此,禁忌才会焦急,才会疯狂拉扯着锁链,想要快点挣脱封印。若是没有封青岩,它并不会太过焦急,更不会将五尊大眼放在眼里……

但是它隐隐约约感受克星的到来。

它不得不急。

这克星是从何而来?

是从诡异的梦中而来。

原本在冥天里,是不存在所谓的天敌,它们乃是无敌的存在。即使被镇压了,亦没有生灵能够将它们杀死……

无数年后,它们会再次降生。

但克星却不同。

克星真的可以将它们彻底杀死。

克星从何而来?乃是从梦中而来,克星真的从梦中走出来,来到它们的实现世界里。

这如何不让它畏惧,不让它恐慌?

不让它焦急?

毕竟,原本克星是不存在的,但自从做了一个诡异的梦后,克星就在梦中存在了。

现在更是从梦中走出来。

这比它们更加诡异。

更加不可名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