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手机禁止安装所有app

淘淘蹦蹦跳跳地走进客厅,阮白迎面而上,温柔道:“淘淘,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回来?饿了吗?”

淘淘看着她的关怀,敏感地察觉到当中的牵强,他摇头道:“不饿。”

阮白笑了笑,早已经习惯他对自己的不亲昵,又看向慕少凌问道:“少凌,厨房里给你留了汤,我帮你热热,你去喝一碗。”

“小白,不用忙了,我喝不下。”慕少凌说道,今晚他吃得很饱,只不过没有在念穆跟孩子面前表现出来。

“啊……”阮白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就上楼的淘淘,她问道:“好吧,那忙了一天你也累了,我帮你去放水,你洗个澡,好好歇歇。”

面对她的温柔体贴,慕少凌的心里没有盛上太多的温柔,“小白,不用,我还有些公事要忙,你要是累了,早点歇息。”

听着他拒绝的话,阮白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她早就知道,慕少凌会拒绝的。

她上前靠近,抱了抱他,“好吧,那你不要忙得太晚哦,还有,下次尽量的回来吃饭吧,看不见你跟淘淘,我有些担心。”

慕少凌深邃的眼神落在她的脸蛋上,顿了顿,说道:“好。”

“我先去厨房把汤倒掉,不然放到明天,会有味道。”阮白柔柔说道。

“嗯。”慕少凌点了点头,跟着踏上楼梯。

阮白则是直接走进厨房,打开微波炉,上面有两碗汤,是专门留给他们父子两人的。

房间里的纯白小妹迷住你眼球

她端出来,把汤全部倒入洗碗池里,看着白色的鱼汤缓缓流入凹槽中,她的神色逐渐变得狰狞。

她一心想着对慕少凌好,但是他却如此待她!

阮白想起刚才拥抱的瞬间,嗅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是女人的香水!

她在恐怖岛接受过气味训练,嗅觉敏锐,就算慕少凌身上的香水味不算浓郁,但她还是能够确定,这不是车载香水的味道,而是一个女士香水的气味。

而且,还是他之前从未沾染过的气味。

阮白一手紧紧抓着碗,越发的用力,手背的青筋显形,很是难看。

软软走进厨房,看到这一幕,蓦然被吓了一跳,“妈妈?”

阮白回过神来,慌乱之间掩饰了自己的狰狞表情,看着她笑着道:“软软,怎么了?”

“没事。”软软摇了摇头,她下楼本来是想喝一杯水的,却没想到,会见到阮白如此狰狞的一面。

她心里的疑问越发的大,眼前的人,真的是她的妈妈吗?

她妈妈以前生气难过的时候,都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如同上了年纪的老妇人,面目狰狞,像是要吃人般恐怖。

阮白把碗随意放在洗碗池上,又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我想喝水。”软软反应过来,走进去倒了一杯水,虽然阮白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但是她还是觉得胆战心惊的。

阮白看着她仰头把一杯水给喝完,上前,想要摸摸她的头发。

软软下意识地躲开。

“软软?”阮白露出受伤的表情,心里则是暗暗在想,这个丫头刚刚看到她那个表情,会多想吗?

软软笑了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害怕,“妈妈,我困了,先上楼睡觉。”

“嗯。”阮白点了点头,目送她从厨房离开后,从微波炉把另外一碗汤拿出来,倒掉以后,也没洗碗,匆匆上楼。

三个孩子中,她只有跟软软的关系说不上太坏,所以要抓住慕少凌,软软则是她的一个突破点,现在,她绝对不允许这个突破点崩坏!

阮白上了二楼,想要推开软软的卧室门,与她培养一下母女之间的感情。

手搭上门把的瞬间,才发现门锁了。

阮白表情一僵,孩子们本来都不爱上锁睡觉的,特别是软软,没有太多的戒备心,门从来不反锁。

她又扭了扭,依旧没能开门。

阮白也不好叫唤她,只好离开。

站在门口的软软听着她离开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哥哥说的话没错,他们的妈妈,的确有古怪……

软软本来不肯相信,但是今天看到的这幕,让她不得不相信……

她害怕地蹲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

翌日。

软软起了床,立刻洗漱好,走到湛白的房间门口。

“哥哥,你起床了吗?”她没有推门进去,而是礼貌地敲了敲门。

“起了。”里面传来湛白的声音。

软软推门走进去,看见他坐在书桌旁边看书,她把门关上,然后反锁,走过去说道:“哥哥,我有话要对你说。”

湛白放下书,看着自家的妹妹,“什么事?”

“我昨天……”软软把自己看到的告诉湛白,他们本来就是双胞胎,有一定的默契,她把话说完,湛白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你昨天确切看见了?”湛白小小的眉头皱起,一张酷酷帅帅的脸没有太多的表情。

“我真的看见了,而且没有看错。”软软说道,想要喝水的时候,她还没睡觉,所以不可能犯迷糊看错了。

因为昨晚看见阮白的那个表情,她还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没有睡好。

“哥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软软担心道。

“现在她是我们的妈妈。”湛白摸了摸下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觉得她不像我们的妈妈,我们的妈妈那么温柔善良,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表情。”软软丧气地坐在床上。

“你现在终于怀疑了?”湛白摸了摸妹妹的头,看着她眼底下的黑眼圈,就知道她昨天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是啊,不如我们告诉爸爸吧?”软软点了点头,整个家,他们能相信的人也不多。

除了他们的爸爸,就是太爷爷。

“不行。”湛白摇头,提醒她,“你忘记爸爸手头上的那份鉴定了吗?”

他说的鉴定就是那份亲子鉴定,当初淘淘哭闹着不肯接受眼前的阮白就是他们的妈妈的时候,慕少凌拿出这份鉴定说服了他们三人。

“那怎么办?”软软苦恼道。

“我有办法!”湛白想到了一个办法,附在软软的耳边说了一堆话。

label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