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鲍的头像

“宁先生,请。”

这一次,他真正获得了对话的资格。

再也不是之前略带着些不屑的口气了。

……

呼,最后一关。

宁小凡抬着疲惫如灌铅般的双腿,再次迈动了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这一路走来,他打败了无数顽疾。

什么树人症、莫吉隆斯症、嗜睡性脑炎、渐冻症,等等等等,基本上是全球无解的各类疑难杂症。

说实话,他一路拼杀过来,真觉得可以拉着这些被治愈的患者,去申请诺贝尔医学奖了。

任选其一都行,更何况他十治九愈!

最后一关,HIV。

噗。

爱丽丝梦游仙境

宁小凡一口老血。

这特么的也算病?

那刚才那些世界各国无解的,血友病、跳舞病,都算什么?

艾滋病这种被提前攻克了一部分的,也配压轴在最后一环?

“我说,耍我呢吧?HIV,放在最后一个,这是侮辱我的智商,还是侮辱你们鹤山的智商啊!”

宁小凡咆哮。

最后一关的守关弟子是东辽鹤的大弟子,身材颀长,眉清目秀,典型帅哥一枚。

他此时正负手而立,微微笑道:“世界各国的医者闻讯来此,也曾有过您这样的成绩,连闯九关,但最后却败在我的手下。”

“一个艾滋,就将他们斩于马下?你怕不是在逗我笑,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

“鹤山之上不通钱币,宁兄,想见师父,还是听题吧。”

大弟子风骨不减,丝毫没有慌乱,依旧是一副淡然之态。

“你说。”

“世界各国的医者,不乏医术精湛之辈,但大多只是医治,学习前人之法,对于病理的造诣,如何攻克却是许多人不曾想过的问题。试问,医者若无探究精神,不想进步只想故步自封,何谈医术繁荣昌盛?”

“so?”

“你能连闯九关,必然是天赋傲然,医术精湛,最后一道关卡难不住你。因此我们最后一关,并不治病救人,我只问病理。众所周知,HIV是最早发现于1920年,首次出现在黑洲的黑猩猩上。那么,如何会传染给了人类?”

这尼玛也叫,病理?

简直是没道理!

宁小凡身怀仙网,能网罗四海八荒,无数星域的资料。

区区一个HIV,算毛线?

他清清嗓子,朗声开口:“HIV在黑猩猩中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至多会导致虚弱,但蔓延到人身上,很快发生突变,导致死亡。SIV的中文名称是猴免疫缺陷病毒(SIV),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病毒。当一些野生黑猩猩感染SIV时,它们将遭受与人类相似的症状,然后发生死亡。”

“至于为什么黑猩猩的病会传染人类么,这个也很简单。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道理,艾滋病泛滥就是因为体液交换传播,然后到人体内发生了异变,成了HIV。所以你猜猜,黑洲那些土著对黑猩猩做了什么?”

……

黑线,满头黑线。

“宁兄,请你放尊重些,严肃回答问题!”

大弟子饶是脸色严肃,也被宁小凡搞得有点尴尬。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都!

宁小凡眨眨眼,一脸无辜地说:“我说什么了啊?黑洲的土著们长期迷信,认为将黑猩猩的血涂抹在伤口,就能增强免疫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怎么,血液难道不属于体液的一种?”

大弟子脸色更黑。

“你什么脸色?我说错了吗?”

宁小凡假装迷惑地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满脸恶寒:“不会吧!你内心竟然如此肮脏,你想哪去了?我有说什么吗?”

大弟子脸色简直如被十八响连环屁来回循环轰炸了一百八十遍。

“宁逍遥,过关!待客!”

在大弟子的怒视中,宁小凡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晃晃悠悠地进了鹤山堂。

让你丫装淡定。

宁小凡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旋即入门。

鹤山堂,乃鹤山之主殿。

只有通过了鹤山十日决,才能进入鹤山堂。

踏入鹤山堂,四面八方的灵气突然像有生命一般,疯狂朝着宁小凡涌来。他干涸的丹田就如同一个大黑洞,在疯狂吸收周围的灵气。

“原来如此,鹤山之上灵气浓郁,山下却干涸无比。我说呢,这鹤山若是灵气全无,怎能培养出数名神境,东辽鹤又怎能突破半步筑基。”

宁小凡正在心里嘀咕不已的时候,身后朗朗笑声已然响起:

“宁逍遥,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他回头一瞧,东辽鹤笑呵呵地正朝着自己走来。

二人目光对视,回忆瞬时被拉回到了宿蛊之乱的时候。

当时*满目疮痍,若不是东辽鹤及时出手,恐怕现在*大地,早已是白骨成堆了。

“医圣在上,受宁逍遥一拜!”

按照医门,他可是后辈,自然要向前辈施礼。

东辽鹤倒也不做作,坦然受了这一拜。

“前辈大寿,宁小凡匆匆得知未曾准备,这一颗小小的丹药,就算做贺礼,望请笑纳。”

宁小凡纳戒一闪,一方宝匣便出现在了掌心。

打开,一颗鹅蛋大小、如少女脸庞般稚嫩,吹弹可破的丹药便出现在了眼前。

六品的筑基皇玄丹?!

传说之中,能打通筑基脉络,通达自身,突破筑基成功率提升五倍以上!

东辽鹤虽是医门,但炼丹也略通一二。

这六品的筑基皇玄丹有多珍贵,且不说炼制手法何其严苛,就说这几味药材就不是一般人能搜集得来的。

“逍遥,礼重了,礼重了。”

“哪里哪里。前辈大寿,我是代表燕京望族来献贺,略备薄礼而已。”

寒暄过后,终于进了正题。

宁小凡向东辽鹤详细阐明了灵克宾的芯片一事,并且强调,此物已在*高层渗透,一旦对方出手操纵,后果不堪设想。

这不是上次宿蛊之乱,*遍地狼烟,哀嚎遍地,鄂北省自然不能幸免。

这次是秘密的,燕京若不是耳目通神,估计现在也蒙在鼓里,东辽鹤不知道也是正常。

东辽鹤听完之后,接过宁小凡递过来的芯片,立刻带着他进入了自己的密室,二人短促的商量了一番之后,迅速开始按照之前的设想大胆实践起来……

label

About the author